所以当女警屁颠屁颠的跟着自己的盖伦准备一起

“凭什么?”华师的队长何晓雅回了一句,小雅觉得在自己的地盘,他还这么嚣张,要弄死他。

何晓雅不想理他,怕和林箫聊开了,现在自己可是挂帅主将,林箫太扯了,不能和他说话。

“七爷,这姓林的说他是主角。”之前林箫他们见过的那群轮滑妹纸,不知道怎么的,没跑去释放青春了,反倒来比赛现场围观起来。

被叫做七爷是一个短发女生,当然这姑娘长的小帅,配合一头短发,很多人都会把她当作一个小帅哥,她没胸,华师轮滑协会的元老,妹子们的偶像。

“一听说他叫林箫我就想起来了,我在起点看过一本小说,名字叫做什么天罡星的守护,主角是掌管天罡星的星主,穿越后重生的名字叫林箫。”

“因为他太2了,哇咔咔咔。”孙琪嚣张的大笑,她对姓林的很不爽,那本天罡星的守护看的正爽呢,作者居然不更了,更万恶的是,还把更新的章节删掉了,果断的死太监,孙琪讨厌林箫,把人弄起来了就不管了。

“高义,刘洋,这把委屈你了。”对局开始,何晓雅对两人说道。

高义猥琐的笑了笑,刘洋则是无所谓的说:“没有牺牲,就没有胜利。”

征途战队还是老套路,毕竟对于华师校队的不了解,让林箫无法在第一局中做出什么安排,只能用常规开局法以不变应万变。

赵信打野,盖伦和女警都在四周看着,防止被对方集体GANK。林箫出门带的布甲和一个真眼以及一瓶红药,真眼是准备在2分30秒左右插在下河床出口那里的,自然是为了防止打完红BUFF的小丑直接来GANK,征途是紫方,华师的红BUFF野区在下路,所以小丑如果打完红BUFF,必然是会来下路或者中路GANK的。

可是林箫不知道的是,何晓雅早就知道在正儿八经的战术上,自己以及校队很难拼得过征途,所以整套战术以及计划安排,全部都是非常规的。

比如,当林箫一群人为赵信守野的时候,宇智波毛线,被小哀鄙视说名字太幼稚的高义同学,早已经5秒出门直接买了鞋子就往下路的草丛跑去,当1分55秒,蓝BUFF刷新,两军小兵开始接触碰撞的时候,已经在靠近紫方的草丛里埋了7个盒子了。

1分30秒是全军出击,1分55秒是两军碰撞,所以小兵从高地的水晶刷新出来到赶往前线需要25秒,而买了鞋子的小丑,速度比小兵是要快的,当35秒的时候,小丑已经赶到紫方塔下的草丛,在草丛靠里的地方埋下了第一个盒子。而且高义听从何晓雅的安排,很变态的点的通用天赋,技能冷却时间增加10%,一个盒子的冷却时间现在是不到11秒,所以当林箫他们帮忙拉了下蓝BUFF,赶到下路兵线上的时候,已经埋下了第9个盒子,但是因为一个盒子不被触发,能维持90秒,现在已经两分零几秒了,第一个盒子已经消失了,所以现在还是只有8个盒子。

高义握着鼠标的手心满是汗,每耽误11秒,就将有一个盒子消失,虽然同时又能补上一个,可是如果征途的人一直不进草丛,不仅自己小丑的打野节奏完全没有了,而且也将造成严重的后果,没有小丑前期的GANK和压制,到了中期没有肉的华师校队,又不能保持装备的优势,估计不到20分钟就被拆光了。

高义看了看队长何晓雅,何晓雅深吸了口气,手也是微微颤抖,带领着小炮,开始在兵线四周游荡。主要目的是为了向征途传递一个消息,那就是你看我们下路的是VN和小炮,两个人都在这里呢,草丛木有人啊亲,你是草丛伦啊亲,草丛才是你真正的家。

当小丑埋下的第一个盒子消失的时候,盖伦和女警才出现在兵线周围,并且没有太过靠近兵线,女警仗着射程点了一个残血的小兵,盖伦还在女警身后挽了个剑花,似乎没有进草丛的想法。

何晓雅心焦的要死,以为林箫发现了什么端倪,可是又不明白到底哪里有问题,因为上路的蛇女也现身了,中路的死歌也现身了,下路的VN和小炮也现身了,双方只有打野人员还藏在野区的黑暗迷雾里,按理说在刚开始,大家都还不会提防打野人员,再有警惕意识的人,也是从2级才开始提防。

事实上,林箫也是这样,林箫也不会想到小丑1级的时候就埋了那么多盒子在面前的草丛里等着自己,虽然自己曾经也这么无耻的阴过校园争霸赛中的小哀,但是那是小丑对小丑,压制对方的小丑就已经是打野人员比拼的胜利了。而小丑对赵信,小丑本来就有很大的优势,林箫根本没想当小丑会放弃前期犀利的节奏,而跑来阴自己。

林箫之所以没进草丛,把盖伦停在女警身后,无聊的挽着剑花,鼻子痒了,林箫正在掏纸擦鼻子,顺便扣了扣……

然后身后的兮兮看到林箫慢条斯理的抠鼻子,顿时气的踹了一脚林箫的椅子,让他赶紧进草丛呆着去。还没扣爽的林箫,无奈的擦擦手,操纵着盖伦往草丛跑。

这时候的高义更紧张了,第二个盒子也已经消失了,虽然自己及时补上,维持着90秒8个盒子的极限,可是等待是最难熬的,那种赌博式的命运,一个是一步登天,一个是万丈深渊,那种做完了所有事情,就等待着结果来临的前夕,是所有人最难熬的时光,不安,这些情绪充斥在高义和何晓雅的内心。

终于,盖伦开始接近草丛,何晓雅甚至怕把盖伦惊走,带着小炮,压在兵线上方,离草丛很远的地方。此刻何晓雅,就像第一次约会,怕把小萝莉吓跑的大叔一样,生怕一点风吹草动,到口的肥肉就落荒而逃。

苏陌兮玩的是小炮,他突然心中一动,操纵着小炮往下跑,在两堆草丛中间开始补着兵,而此时在上方压迫的VN,看起来就像是保护着小炮补兵,并且压制对方ADC,让他吃不到经验,打不到钱的辅助一样,这是一种侮辱性打法,隐含的意思是,看不起你家的辅助。

因为辅助和ADC走下路的用意在于,辅助保护ADC打钱,并为ADC做好一切准备工作,让ADC安逸的补兵,拿人头。这就是辅助存在的意义,而如果对方的ADC安逸的打着钱,对方的辅助又压制着己方的ADC完全没有作为,那绝对是对己方的辅助的侮辱。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发生在上路,如果一方没有打野人员,就会形成上路2对1的情况,最好的压制就是一个人只在小兵血皮的时候补最后一刀,另一个人嚣张的站在另一方的兵线后面,阻挡对方英雄接近,补不到钱。

可是这样的情况居然发生在下路,VN居然开始点射女警,一副要把女警压回塔下,补不到钱的姿态。林箫大怒,什么时候哥哥居然这么被人无视了,用G标记了一下VN,然后拔腿就往草丛跑,准备从草丛里绕到VN身后,然后再往上合围,弄死他。

而小哀也操纵着女警,屁颠屁颠的跟在盖伦身后,准备一起进草丛,去做点不为人知的事情,林箫看到小哀也准备进草丛,盖伦绕到VN身后,和女警一起合围也行,两人一起绕到身后,占据地势也没错,因为如果VN一个闪现越过盖伦的阻碍了,而女警还在身后的话,那么很难追上了,而如果女警和盖伦都站在VN身后,就算VN闪现了,女警仗着地势,也能把VN时刻笼罩在射程之下。

所以当女警屁颠屁颠的跟着自己的盖伦准备一起进草丛的时候,林箫还喊道GOGOGO,两人直接从草丛中段插了进去。

高义突然想到了这样的一副画面,当你双手伸向闭着眼睛的姑娘的胸衣的时候,虽然你明知道自己肯定能够揭开它,可是你还是会双手颤抖,口干舌燥。所以当盖伦和女警同时扑向草丛的时候,高义觉得就像一下子拉开胸衣,露出两团惊喜一样刺激,远比解开一边,露一个藏一个要爽的多。

两轮后,前面的盖伦倒下,女警开始惊慌后撤,VN一个闪现,出现在女警正上方,恶魔审判,对着女警射了过去。虽然女警还在草丛里,但是却因为草丛里同样有着小丑和盒子的存在,VN拥有着查看草丛的视野,所以锁定住了女警,把女警射在强上,接着下一波的盒子齐射,就把女警打的只有血皮了,小丑没有去抢人头补一下,VN接着一箭把女警射死。

时间刚刚转过3分钟,征途战队就丢掉了一血,并被华师校队双杀,围观的华师学生爆发出热烈的欢呼。

兮兮脸色苍白,嚅嚅的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林箫扭过头,对兮兮笑了笑,然后带上了耳机,隔绝了周围的人声嘈杂,身体也坐直了起来,突然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锐利。

小哀和征途其他的人也都默默的带上耳机,隔绝了华师学生的欢呼声,开始专心对战,不想被干扰了。

中路的火哥心情很沉重,和死歌的对线很轻松,所以他有空看到下路的情况,当然开局就吃个小亏,并不能说明什么,林箫也经常是这样对他们说的,让火哥心情沉重的是,本来以为对方的死歌不怎么样,一点都不懂得怎么发挥死歌Q技能的超远射程进行骚扰的样子,可是再一结合下路的情况,以及死歌始终不推线,甚至有时候放弃补兵也要让自己把兵线压过去的情形,火哥突然心中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,才开始觉得是死歌比较菜,可是下路的事情一发生,再加上想到林箫开局前的提醒,再来看这个死歌,感觉对方像是刻意而为之一样。

火哥想,既然对方宁愿不补兵,也要让自己把兵线压过去,这么做肯定又有什么别的计划,那么自己一定不能如他们所愿。火哥这么想着,就放缓了补兵节奏,可是因为前面把兵线压过去了,要放兵线回来,势必导致火男要放弃一两波兵,而死歌却可以安逸的补着最后一下,因为现在的兵线,没有两波兵的缓冲,兵线是回不去的,只要死歌不推的话。

刘洋挂着轻松的笑,计划比想象中还要顺利,本来是为了牺牲死歌的前期,让火男来压线,这样有着小丑的威慑力存在,火男压过去一波,因为如果火男还想要命的话,绝对是不敢不顾一切的压着死歌打。刘洋操纵着死歌,从一开始就示敌以弱,根本不和火男拼,不去补兵,唱的火男惊疑不定。刘洋觉得自己学会了传说中的七伤拳,又伤了别人,虽然一开始火男补得兵比自己多不少,可是到了现在,两人补兵又差不多了,中路两人的补兵,甚至还不如下路同时补兵的VN和小炮,可见两人的发展都被拖累到了什么地步。

可是火男却是征途唯一的AP,刘洋嘴角挂起愉悦的笑容,本来的计划是牺牲自己,却没想到结局要更好,不仅拖累了火男,自己也没牺牲太大,和火男的发展差不多。而且,一直缩在塔下的自己,还把征途打野最犀利的赵信给废了三分之一,中路赵信是永远没可能来GANK的了。

接下来双方都到了9级左右,都没有什么大的碰撞,死歌猥琐的憋塔,火男郁闷的不知所措,想强杀死歌,不一会小丑必然跳到自己身后,几次三番,反而自己被弄死了两次。最憋屈的还是韩轩,一直到了九级,都没GANK过一次,真的很难受,上路的蛇女憋塔,中路的死歌憋塔,下路的VN和小炮虽然没憋塔,但是也不推线,韩轩的赵信几次想来下路GANK,可是对方深知韩轩的厉害,眼睛和不要钱一样,插得到处都是,下路的两个出口以及小龙,三个眼睛从没断过,韩轩每次出现在下路,VN和小炮掉头就跑,一点伪装都不做,明摆着告诉你,看到你了,你没戏的。韩轩真想啊啊啊仰天大叫三声,尼玛太不含蓄了。

而韩轩唯一的乐趣,就是小龙刷新的时候和小丑去拼去抢了,从小龙6分钟开始刷新,然后死一次6分钟刷新一次,到现在一共出现了两次,好在韩轩和林箫的意识都不错,总能牢牢的把小龙掌握在手里,小丑两次都来偷龙,却还是被留着惩戒防备的赵信给提前抢掉了,并且把跳进来的小丑给弄死了两次。可是让林箫和韩轩都郁闷的是,华师真的是太光棍了,小龙这样的争夺,他们中路和下路的人都不来帮忙,眼睁睁的看着小丑来送死,连看都不看一眼,小丑偷到了,偷不到,就送你们人头拉倒,反正我们优势大,补兵多。

打了十几分钟,林箫和韩轩两个半肉要疯了。要知道,半肉的发展不是靠补兵的,半肉本来就不容易发展起来,现在一直赖在线上,没有机会拿人头,更没办法发展,虽然盖伦和赵信都预见性的出了工资装,但是华师很猥琐的一直把盖伦拖在线上,不团战也不推塔,他们那边全是输出,安逸的打着钱,等待着什么时候的爆发。

征途这边也走位频繁,火男又是上路又是下路的跑着,这死歌恶心死人,他就去上路,他就去下路,反正就是缠着火男了,都帮着己方在那条路上防守,绝对不主动进攻,成了华师的主题。

而到了九级的时候,上路的蛇女首先爆发,点满5级E技能双生毒牙的蛇女,让E技能的冷却时间只有1秒,而双生毒牙攻击中毒的目标,,如果目标是中毒状态,蛇女一秒能技能攻击两次,而蛇女的QW技能全部都是使目标中毒,并且一个技能减速目标,一个技能加速自己,可谓变态至极。

蛇女首先一个Q技能瘟毒爆炸,波及到了ICE的泰隆,持续三秒,而之后蛇女突然暴起,一秒两次技能伤害,并且在泰隆身后丢下技能W剧毒迷雾,持续范围伤害,踩中减速。因为兵线是在蓝方塔下,泰隆自持插得有眼,并且前几次小丑的GANK,他都成功避过了,所以线压的比较狠。此时面对蛇女的爆发,却不能上去硬拼,因为一个割喉之战突进过去的话,就出现在了蛇女身后,将面临炮塔的轰击,所以面对蛇女的暴起发难,泰隆选择果断后撤,可是却不料一直被自己看不起的蛇女,预判是如此的准确,W技能剧毒迷雾早已在自己身后等着了,刚转身就踩中,再次中毒受伤,ICE脸色大变,已经被蛇女Q命中一次,E命中三次,并且身带点燃,在被减速的一瞬间ICE果断的一个闪现脱离,而与此同时,石化凝视,与闪现的泰隆擦身而过,残血的泰隆侥幸逃生,就连一向冷漠的ICE都暗暗舒了口气,幸好反应快。

蛇女的操纵者陆易世也很是惊讶,自己可是排位1800分段的高手了,蛇女一向是自己最强的英雄,一般很少有人能抵挡自己的强力爆发,尤其还是现在这种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暴起,陆易世觉得哪怕只需要对方再慢反应零点几秒,就被自己这一套犀利的操作连击给秒掉了,陆易世在心里也开始更加重视对手了。

陆易世因为放大招被泰隆闪现脱离,而自己又因为大招的释放而耽误了追击时间,看到泰隆跑开老远了,就在陆易世自己都觉得这次暴起没有拿到人头的时候,却突然加了300金币,然后才狂笑起来,想起来自己的蛇女的中毒效果和点燃效果,显然泰隆是被毒火攻心给弄死了。

ICE抿着很薄的嘴唇,那副冰冷的样子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,默默的合成残暴之力,然后带上一个眼睛和四瓶红药,把钱用光后再次扑向上路。

而杀人后就回程,并且换装休整后的蛇女也同时到来,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暴露了的陆易世,就不再畏畏缩缩了,开始强势的和泰隆对攻,互相骚扰磨血。

ICE一直都是一个骄傲的人,刚才的那次死亡,他认为并不是自己的操作不如对方,被蛇女暴起偷袭弄死的,所以ICE看到蛇女开始奔放起来,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硬碰硬。

ICE一个走位避开了蛇女的Q瘟毒爆炸,这个技能和死歌的Q技能很相似,对于操作好的人来说,还是可以避开的,双方拼的预判和操作。ICE成功避开了蛇女的瘟毒爆炸,但是却踩中了蛇女的W技能剧毒迷雾,显然蛇女也不是一般人,预判不仅准确,而且懂的双保险,也是一个眼尖手快的主儿,Q技能丢出去的同时,看到泰隆闪避的方向,还没等Q完全爆炸出来伤害,W技能就顺势丢到泰隆下一步的落脚点了,就是两个技能全中,也摆脱不了W的范围伤害。泰隆中毒,并挨了一下蛇女的双生毒牙,可是下一刻泰隆就突进了,在近身之前被攻击是很正常的,这并不能让ICE退缩。

割喉之战,沉默蛇女并出现在蛇女身后。同时开启的刺客诡道也对着蛇女按了下去,刺客诡道是加持在普通攻击上的技能,而割喉之战也有一个效果,是接下来的三秒加强泰隆的持续伤害,所以泰隆的这一下普通攻击,不仅触发了刺客诡道,也带着割喉之战的效果加成。

蛇女毕竟是脆皮法师,就打掉了小半血,而沉默效果还没结束,泰隆直接大战暗影突袭,释放的瞬间就从潜行状态中突击而出,对着蛇女A了一下,接着大招的所有飞刀全部归位,无一遗漏的命中蛇女,造成大量伤害的同时,泰隆毫不手软,斩草除根顺势丢出,同时附带上召唤师技能点燃。从最开始的割喉之战到最后的斩草除根,全部技能都丢了出去,割喉之战的3秒攻击加成效果还没结束,蛇女就被打成空血了。

陆易世哪想到这个泰隆这么凶狠啊,被自己攻击了几次打了小半血的情况下,还敢义无反顾的冲上来,平时在网上打野撸玩家,别人一看自己这么犀利,尤其是战士,被自己一点点的磨血,然后一次爆发杀掉。哪像这个家伙啊,明明是个战士,和法师对线本身就吃亏,应该是被法师压制才对啊,尤其自己还是爆发力强的蛇女,陆易世很想喊一句,不应该这样啊。可是这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精力多想,被泰隆的一轮爆发差点秒掉,陆易世操纵着蛇女转身一个大招,石化正对着蛇女的敌人,泰隆可不是正好正对着转身的蛇女么,顿时被蛇女石化了。

接着陆易世也开始爆手速,Q丢出去让泰隆中毒后,就开始死命的E着泰隆,硬是让陆易世高水平发挥,不仅丢出了Q技能,还爆出了3次E技能,直接把泰隆打残。

泰隆恢复,Q技能冷却好,ICE毫不犹豫的加持后让泰隆对着蛇女按了下去,这时候谁后退谁就死,ICE当然不可能犯这样的新手错误。而蛇女还在不停的E着泰隆。

在泰隆刺客诡道的加持按下去的瞬间,蛇女再次爆出两次双生毒牙,而落在蛇女身上的泰隆的攻击,直接把蛇女的血打空,只剩下不到六十多血,没有带红药的陆易世连忙操纵蛇女后撤,焦急的盯着点燃效果,最终在只剩下7滴血的时候点燃效果消失,陆易世真想仰天长啸,尼玛人品好才是真的好。可是陆易世刚准备放松,就看到一幕让他惊骇欲绝的场景,紫方的小兵法师,居然丢了一个远程攻击过来,因为刚才是在蓝方兵线后面发生的团战,所以泰隆不仅要和蛇女对抗,还要承受蓝方小兵的集火,因为紫方小兵在前面的是近战,都被自己毒死了,等到后方的法师小兵赶来的时候,战斗已经快结束了,法师小兵只是象征性的给蛇女来了两下,然后也慢慢被毒死,当泰隆和蛇女的战斗结束后,蓝方只剩下一个残血的法师小兵,眼看着就要被紫方的小兵一锤子敲死了,可不聊这小兵如此敬业,在死亡的前一秒还丢出了最后一次攻击,7滴血的蛇女如果挨上,绝对死翘翘。陆易世大叫一声,操纵着蛇女转身就跑,因为法师小兵的攻击虽然是锁定的,但是移动速度不快,陆易世期望在攻击临身前,通过拉开距离,凭借自身的生命回复效果回上个几滴血,好歹撑过这一个12点伤害的攻击。

然后就看到蛇女死命的往后跑啊跑,后面飘着一个法师小兵的远程攻击光球,终于蛇女还是没逃脱,在血量变成11点的时候,挨着了这一次攻击,陆易世心里一惊,却不料攻击命中后蛇女并没死,甚至没有受到伤害。

陆易世很是疑惑,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受到伤害,如果林箫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给他解释清楚,虽然小兵的攻击锁定了你,如果你跑的很远了,而且小兵死掉了,这一个攻击是不计算伤害的。陆易世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,哼着小歌就开始原地回程了。

陆易世真觉得爽死了,第一次还以为泰隆侥幸逃过自己的偷袭,结果自己却侥幸的把嗑药的泰隆毒火弄死了,第二次以为自己被弄死,结果又侥幸的逃过一劫,两个侥幸让蛇女得到了600金币,而泰隆一毛都木有,陆易世心情很爽,打倒一个高手,远比虐菜要有成就感。

就在陆易世得意洋洋的时候,突然从蓝方上路外防御塔下面的一个野区出口里,跳出来一个脸庞瘦弱的男人,平时陆易世看到他,一定会鄙视的喊一声,菊花信啊菊花信,果然天天被人爆菊,这么一副营养不良的菜样。可是现在陆易世,真想抱着赵信大腿喊一声,信爷放过我吧~

郁闷了十几分钟的韩轩当然不会放过他,操纵着赵信一个冲锋就把蛇女给戳死,然后留下一个黑色的背影绝尘而去。

陆易世泪流满面,早知道跑到内塔再回程的,赵信一直没GANK,都快忘记这个人,结果居然在这时候冲了出来。

打到现在,林箫已经彻底明白华师的战术了,才开始林箫觉得,华师肯定是要打前中期,利用小丑在前期建立优势来碾压征途,胜负的关键在于野区的争夺,结果只算对了一半,华师的确是准备打前中期,可是凭借的却不是小丑的打野GANK能力,而是同归于尽的牺牲能力。用死歌拖住火男,并且废掉赵信的中路GANK,蛇女在上路前期猥琐不拼,再废掉赵信的上路GANK,并且示敌以弱,等到9级突然暴起,这时候即使对线,只要插好眼睛就不怕被GANK了,GANK永远是在6级前威力最大,之后就是慢慢减弱的。而且华师不仅打算牺牲死歌,还打算牺牲掉小丑,压根就没指望过小丑争夺野区控制权和GANK压制征途!小丑的作用就是在最开始弄死盖伦和女警,帮下路的人建立优势,并压制女警的发展,之后就是关注中路,防止火男暴起,在火男压制太狠的时候,跑去和死歌弄死他,剩下的就是不停的打着野怪,和赵信玩着捉迷藏,本来小丑的使用者高义还觉得用小丑玩死赵信易如反掌,虽然队长说不用自己GANK上下路,可是心里还是很不服气的,但是在和赵信在野区争斗的这十几分钟里,高义算是彻底老实了,认真贯彻执行队长何晓雅的策略,只管中路和野

华师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样,废掉火男这个主力输出,废掉赵信这个不是一个级别的打野大神,在中期暴走压制泰隆,压制女警。最后用发展起来的蛇女、小炮作为决定胜负的力量,而那时候的征途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发展的好,即使他们有着两个半肉,但是只要死歌和蛇女缠住了盖伦和赵信还有泰隆,那么VN和小炮,就和废了的女警还有火男来个1V1,小丑在一边见机行事,这把大优势打赢征途。

林箫全部看懂了,深吸了一口气,对何晓雅不禁有了佩服之情,果然不愧是曾经的职业选手,自己这套以不变应万变的阵形,直接被何晓雅牵扯的根本变动不了。虽然一切的原因都在于林箫对华师的毫不知情,以及何晓雅对征途的知根知底,但是林箫不喜欢找原因为自己开脱。

而且何晓雅的确很有能力,他们忌惮韩轩,为了废掉韩轩,三条路都在出力,中路龟缩,下路奢侈的插眼,75的和125的轮着插,还有小丑的骚扰偷野,为了拖住韩轩,5个人都在出力。而拖住火男,不过是死歌龟缩的顺带效果,主力是小丑的GANK,因为只要死歌缩在塔下不出去,即使火男在中路插个125的真眼也没用,面对包抄的围攻,火男根本跑不回塔下,有一次小丑就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真眼下,一个跳跃加虚弱,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火男留下了。而拖住泰隆是最简单的,何晓雅知道ICE的骄傲,所以让爆发强的蛇女上单,前期示敌以弱,等到9级中期的时候,强势爆发杀掉泰隆,而依照ICE的性格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而中期的蛇女,是这个英雄最强悍的时期,面对一次次迎面而上的泰隆,绝对不会落丝毫下风,只需要打死泰隆个三四次,泰隆就废掉了,而蛇女也起来了。这便是所有的计划,剩下的就只有按计划成功行事后,崛起的华师虐杀陷入泥潭的征途,取得胜利了。

林箫打字道:“各自演好戏,正常回程不引起敌人怀疑,中路集合。”

小哀假装去草丛丢夹子,被VN射在墙上,然后被小炮和VN集火,女警侥幸逃生,盖伦见女警脱离,开着盾也闪人。

火哥陈建辉开始推兵线,并在中路插上了125的真视之眼,绕道蓝方中路外塔上下的两个野区关键路口处,悄然的插上了两个眼睛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动作射击手游也将在千万预约玩家的翘首期盼中

你还会喜欢:

AG亚游集团也正是从这里开始。
AG亚游集团也正是从这里开始

由服务器选拔出来的每支参赛队伍也都表现出了。
由服务器选拔出来的每支参赛队伍也都表现出了

此前制作人也曾较为保守的透露过神兽玩法的设。
此前制作人也曾较为保守的透露过神兽玩法的设

因为其前期的高伤害和灵动性常年霸占着野区一。
因为其前期的高伤害和灵动性常年霸占着野区一

不仅培养了大量身着和服的樱花会女杀手与日本。
不仅培养了大量身着和服的樱花会女杀手与日本

可是与它同时消失的还有刚才那一瞬间产生的惊。
可是与它同时消失的还有刚才那一瞬间产生的惊